四磨湯口服液治療小兒功能性消化不良臨床效果觀察

時間:2017-12-31  來源:  點擊:

  摘 要:目的 探討四磨湯口服液治療小兒功能性消化不良(FD)的臨床效果。方法 收集宜川縣人民醫院2016 年 1 月—2016 年 12 月收治的小兒 FD 患者 120 例,按照隨機數字表法分為觀察組和對照組,每組 60 例,兩組均給予常規治療,觀察組在常規治療基礎上給予四磨湯口服液治療,1~3 歲一次 3~5 mL,一日 3 次,療程 2 d;4~12 歲一次 10 mL,一日 3 次,療程 3~5 d;對照組在常規治療基礎上給予安慰劑治療,安慰劑形狀、色澤、味道等與四磨湯口服液相同,服用周期、次數及劑量均與四磨湯口服液相同,兩組患者均治療 2 周,評價治療效果以及檢測血漿 P 物質和胃動素水平。結果 觀察組治療有效率為 98.33%,高于對照組的 86.67%(P<0.05)。治療前胃動素水平及血漿 P 物質組間對比無統計學意義;治療后兩組血漿 P 物質和胃動素水平均升高,并且觀察組上升幅度大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過程中對照組發生惡心、嘔吐病例 4 例,發生率為 6.67%;觀察組發生 1 例,發生率為 1.67%,差異無統計學意義。結論 四磨湯口服液聯合常規治療措施可以明顯提高治療效果,并且可能通過提升血漿 P 物質和胃動素水平起作用。
  關鍵詞:小兒;功能性消化不良;四磨湯口服液
  中圖分類號:R969.4   文獻標志碼:A   文章編號:1674 - 6376 (2017) 12 - 1773 - 04
  DOI10.7501/j.issn.1674-6376.2017.12.021
 
  小兒由于各種消化系統發育不完全,更易發生功能性消化不良(functional dyspepsia,FD)疾病,嚴重者造成小兒營養不良、各種微量元素缺乏,甚至影響小兒生長發育[1-2],主要原因為小兒胃、十二指腸功能等發生紊亂造成,近年來隨著人們生活方式和飲食模式改變,FD 的發病率呈現明顯上升趨勢,目前臨床治療主要通過改善生活習慣以及給予相應的輔助藥物治療,無特效藥[3]。四磨湯口服液是一種中成藥,有促進胃腸蠕動的作用,在臨床上治療功能性消化不良有明顯的療效[4]。本研究通過收集宜川縣人民醫院 120 例小兒 FD 患者,探討四磨湯口服液治療效果及機制。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納入標準:(1)符合羅馬Ⅲ型診斷標準中 FD分為 2 個亞型[5],必須符合以下一點或一點以上:餐后飽脹不適;上腹痛;早飽;上腹灼燒感;(2)年齡 2~12 歲,可以收集收到患兒病史、檢查和治療資料;(3)對本次使用藥物無明顯的過敏或者不適癥狀;(4)研究符合倫理道德,患者家屬均知情同意。
  排除標準:(1)患有其他消化系統疾病,或者對本次研究具有影響的疾病等;(2)正常接收其他中藥治療,或近期服用過抑酸藥、抗生素及激素類藥物;(3)甲亢、心臟疾病及肝腎功能不全患兒;(4)依從性差,或者未按照研究要求服藥檢查者。
  收集宜川縣人民醫院 2016 年 1 月—2016 年 12月收治的小兒 FD 患者 120 例,其中男 78 例,女42 例,年齡 2~12 歲,平均(6.78±1.23)歲,病程 0.5~5 年,平均(2.45±0.89)年,120 例按照隨機數字表法,平均分為兩組,組間一般資料差異無統計學意義,具有可比性,見表 1。

1.2 研究方法
1.2.1 治療方法 兩組均給予常規治療措施,主要包括建立良好的生活習慣,避免煙、酒及服用非甾體抗炎藥,無特殊食譜,避免個人生活經歷中誘發癥狀的食物,給予對癥治療藥物,包括抑制胃酸分泌藥、促胃腸動力藥、抗抑郁藥及黏膜保護劑等,觀察組在以上治療基礎上給予四磨湯口服液(湖南漢森制藥股份有限公司,規格為每支裝 10 mL,批號 20150930)治療,1~3 歲一次 3~5 mL,一日 3次,療程 2 d;4~12 歲一次 10 mL,一日 3 次,療程 3~5 d;對照組在常規治療基礎上給予安慰劑治療,安慰劑形狀、色澤、味道等與四磨湯口服液相同,服用周期、次數及劑量均與四磨湯口服液相同,兩組患者均治療 2 周,觀察治療效果。
1.2.2 血漿 P 物質及胃動素檢測 采用放射性免疫法檢測血漿 P 物質及胃動素含量,血漿 P 物質正常范圍放免法(血漿):空腹 70~300 pmol/L,胃動素放射免疫分析法正常值是 5~300 ng/L。
1.3 療效標準及研究指標
  臨床治療效果評價[6]:患兒中醫臨床癥狀、惡心、嘔吐等癥狀消失,積分減少 95%以上為治愈;中醫臨床惡心、嘔吐等癥狀明顯改善,積分減少75%~95%為顯效;中醫臨床、惡心、嘔吐等癥狀均有好轉,積分減少 30%~75%為有效;中醫臨床惡心、嘔吐等癥狀均無明顯改善或者加重,積分減少不足 30%為無效。
  有效率=(治愈+顯效+有效)/總例數
  癥狀評分按照輕重分為 4 級[7],主要癥狀包括上腹痛、早飽、腹脹、暖氣、燒心、厭食、惡心嘔吐、反酸等,每項分為 0、1、2、3 級,分別在治療前和治療后評分,計算積分變化。
  比較治療前后血漿 P 物質及胃動素水平。
1.4 不良反應 
  觀察兩組治療不良反應。
1.5 統計學方法 
  采用 SPSS13.0 軟件,以x s ±表示計數資料,用獨立樣本 t 檢驗行組間比較,治療前后用配對樣本 t 檢驗分析;計數資料 χ2 檢驗對比分析,對于等級資料利用秩和檢驗(Z 檢驗)。
2 結果
2.1 兩組治療效果比較
  觀察組治療有效率為 98.33%,高于對照組的86.67%,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 2。
2.2 兩組治療前后血漿 P 物質及胃動素比較
  治療前兩組血漿 P 物質和胃動素水平無統計學差異;治療后兩組血漿 P 物質和胃動素水平均升高,同組治療前后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且治療組高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 3。
2.3 兩組不良反應發生情況比較
  治療過程中對照組發生惡心、嘔吐病例 4 例,發生率為 6.67%,觀察組發生 1 例,發生率為 1.67%,差異無統計學意義(χ2=1.786,P=0.089)。
3 討論
  PD 是一種沒有器質性器質性病變的消化不良癥狀,可表現為持續性或反復發作的上腹部不適,癥狀較輕的功能性消化不良可影響工作和生活,重的可以引起患者進食量減少,導致營養不良,甚至身體發生其他疾病,引起患者心理狀態不平衡[8];功能性消化不良的治療有三方面[9]:去除誘因、藥物治療和心理狀態調理等,臨床上對于 PD 的發病病因與發病機制尚不清楚,近期臨床研究發現 PD的發生可能與腦腸軸功能失調有關[10],但是還是需要對其機制更加深層次研究。
  中醫認為[11]PD 多與肝胃不和、濕熱內阻、脾胃虛弱、飲食積滯、胃陰不足有關,本文采用治療藥物為四磨湯口服液,結果顯示效果顯著,四磨湯口服液由木香、枳殼、烏藥、檳榔組成,方中木香行氣止痛,溫中和胃,為君藥;枳殼行氣寬中而消脹;檳榔行氣導滯以除滿,為臣藥;烏藥調肝順氣,為佐藥,諸藥合用,共奏舒肝和胃、順氣降逆、消積通下之功,檳榔則能增加大鼠胃竇肌間神經叢 P物質分布、減少血管活性腸肽分布等,觀察組治療有效率為 98.33%,高于對照組的 86.67%,此外治療后兩組血漿 P 物質和胃動素水平均升高,并且觀察組上升幅度大于對照組(P<0.05),P 物質是廣泛分布于細神經纖維內的一種神經肽,當神經受刺激后,P 物質可與 NK1 受體結合發揮生理作用,血漿 P 物質濃度增高可見于胃腸內分泌腫瘤患者,巨結腸病患者遠端腸管 P 物質神經細胞及 P 物質含量明顯減少等,胃動素為消化道激素之一,由 22 個氨基酸組成的多肽,其作用是促進胃強力收縮和小腸分節運動,胃動素水平升高,腸道蠕動加速,使腸內容物通過加快有利于消化[12-15]
  綜上所述,四磨湯口服液聯合常規治療措施可以明顯提高治療效果,并且可能通過提升血漿 P 物質和胃動素水平起作用,但是對于深層次的機制還需要繼續長期的研究。
 
參考文獻
[1] 佘 顏, 肖新云, 鄧艷玲, 等. 四磨湯口服液對脾虛便秘小鼠腸黏膜結構的影響 [J]. 航天醫學與醫學工程, 2016, 29(4): 289-292.
[2] Schlumberger M, Tahara M, Wirth L J, et al. Lenvatinib versus placebo in radioiodine-refractory thyroid cancer[J]. New Engl J Med, 2015, 372(7): 621-630.
[3] 李丹丹, 賀 璐, 張 雪, 等. 四磨湯口服液對脾虛便秘小鼠腸道細菌多樣性的影響 [J]. 應用與環境生物學報, 2016(6): 1103-1107.
[4] 鄒天柱. 復方阿嗪米特聯合四磨湯口服液治療功能性消化不良的臨床效果觀察 [J]. 廣西醫學, 2016, 38(11):1614-1615.
[5] Conger N G, Paolino K M, Osborn E C, et al. Health careresponse to CCHF in US soldier and nosocomial transmission to health care providers, Germany, 2009 [J]. 
Em Inf Dis, 2015, 21(1): 23-31.
[6] Miligkos M, Bannuru R R, Alkofide H, et al. Leukotriene-receptor antagonists versus placebo in the treatment of asthma in adults and adolescent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J]. Ann Int Med, 2015, 163(10): 756-67.
[7] 奧沛源, 羅 勛, 傅江濤, 等. 四磨湯口服液對穩定性胸腰椎骨折胃腸功能障礙的臨床研究 [J]. 現代生物醫學進展, 2015, 15(21): 4115-4117.
[8] 侯艷苗, 楊錦萍, 蘇建榮. 乳果糖口服液聯合四磨湯口服液治療 4 歲以上小兒功能性便秘療效分析 [J]. 兒科藥學雜志, 2015, 10(1): 25-27.
[9] Korterink J J, Rutten J M T M, Venmans L, et al.Pharmacologic treatment in pediatric functional abdominal pain disorders: A systematic review[J]. J Pediatrics, 2015, 166(2): 424-431.
[10] 符珍珠, 莫壯嬋, 彭 穎. 四磨湯聯合微生態制劑金雙歧對小兒功能性消化不良的臨床療效 [J]. 中國中西醫結合消化雜志, 2015(9): 637-638.
[11] Park S Y, Choi G S, Park J S,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udenafil for the treatment of erectile dysfunction after total mesorectal excision of rectal cancer: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 [J]. Surgery, 2015, 157(1): 64-71.
[12] 張少輝, 李寶靜, 王志華, 等. 健胃消食口服液聯合多潘立酮片治療對小兒功能性消化不良患兒臨床癥狀及腹脹積分的影響 [J]. 實用臨床醫藥雜志, 2016, 20(7): 121-123.
[13] 劉 麗. 四磨湯口服液對功能性消化不良血清中 NO、AchE、CCK、SP 的影響 [J]. 云南中醫中藥雜志, 2017, 38(1): 55-56.
[14] 范伏崗, 浦儉斌, 丁一村, 等. 四磨湯聯合西藥治療功能性消化不良肝氣犯胃證 30 例臨床觀察 [J]. 甘肅中醫學院學報, 2017, 34(1): 38-41.
[15] 李 鵬, 郝全新. 聯合用藥治療小兒功能性消化不良的效果觀察 [J]. 醫學理論與實踐 , 2017, 30(6):824-826.
 
來源:藥物評價研究所2017年12月第40卷第12期 
作者:強春梅(延安市宜川縣人民醫院兒科,陜西延安 716200),馬曉鵬(延安大學附屬醫院兒科,陜西延安 716000),閆海蓮(延安醫療集團宜川分院,陜西延安 716200)
 
相關新聞 more>>